书是知识的海洋作文600【书的海洋作文600字】

天使情怀(二)作文1400字 家国情怀作文800字

食虫植物:聪明郡主冷王爷(1)作文700字_清冷王爷郡主请上塌小说免费

2019年11月16日 04:50

傍晚,太阳下山liao,金色的彩霞热情地为他送行。几个耀眼的小红点映入了我们的眼帘,走进一看,原来是绿叶丛一朵朵含苞待放的小红花,露着可爱的笑容。近旁有丛迎chun花,一朵朵金黄色的花朵争相怒放,开满枝头。在落日的余晖中,我们shen深呼吸着在春天气息里的清新空气,陶醉在春色中。


  一封长信啰啰唆唆,一句话泡开成一段,反er没什么看头。一封短信,却能凝结和省略多少待出口的话,珍贵得多。有些史诗电影,看久了颈椎比脑子疼,看过便忘。《瓦嘉达》是一部短电影,但有长话可聊。
  世界vs故土
  沙特首都利雅德是个矛盾的存在。一方面,来自发达国家的流行乐、帆布鞋、阿迪达斯已经占领了青少年的房间,黑衣下一色儿的牛仔裤蠢蠢欲动。这些来自遥远国度的用品已经成为当地人生活的默ren品,青少年已经习惯用嘶吼的音乐和长辈对话。同时,发展中国家也影响着当地人的生活。如果瓦嘉达送给母亲的水杯下的“made in china”还不明显的话,商场老板声称的“中国进口的极具阿拉伯民族特色的手链10块钱100条”,便打消了瓦嘉达想把自ji做的手链卖给老板的念头。含义再显眼不过,中国廉价的劳动力抢占了当地人的活计,这也是全球化的必然结局。
  在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双面“夹击”下,传统守旧的观念尽管茁壮,却也产生了一定的危机。以宗教文化为例,人们不得不对真主地位进行巩固,通过社团活动、电动游戏、知识竞赛等游戏化的方式进行潜移默化的渗入。认为“音乐会带来祸害”的母亲和渴望得到自行车的瓦嘉达的对立就成为一种缩影景观,母亲是根深蒂固观念的外化,当然,她对传统愈发坚守,之后的转变就愈发撼人。
  在中国的乡镇,传统与现代产生的化学反应也十分明显。在贾樟柯的《站台》里,渴望听到火车声,硬把裤子裁成喇叭裤的崔明亮,最终敌不过安土重迁的观念,沉睡在乡镇小屋的沙发上。主角瓦嘉达所渴望的自行车,和《站台》中的火车一样,是自由的道具,是和世界的一种交流与对话,也是面对当下处境的一种健康姿态。
  男xingvs女性
  女权运动风起云涌很久,但尚未进入沙特阿拉伯的字典。女性依旧被众多枷锁所限制,她们外出必须着黑衣、戴头巾,不准大声说话,避免被男人听到。爱美之心,为男性让道。
  大多数女性和男性之间甚至不存在对立,因为女性首先默认黑衣这一存在,默认自身先天的低贱,其次默认自己是男性的附庸和财产。以母亲这一形象为代表,她买“漂亮衣服”首先考虑“爸爸会喜欢么”。衣服是争夺男人的武器,这是多么无能而脆弱的武器。同时男性不准自己的女人和其他男人交往,仿佛女人是一件收藏品。
  同时,一如大陆电影中男性是女性的拯救者这一叙事策略,电影中的女人也吻合这一特征。高年级女孩和男生私奔,被男人解救,貌似获得自由,不过是从一个鱼缸蹦入另一个鱼缸。男孩的皮卡车尾上的喷漆已经解释过了,“我渴望你,我的宝贝”。女孩只是另一个年轻的娜拉罢了,是男性欲望的客体。同样,瓦嘉达和小男友的段落是影片相对轻松的段落,但其中潜藏的男性意志依然不能忽略。他对瓦嘉达的帮助也是一种拯救。这个“官二代”先是帮瓦嘉达找司机出气,她“接受”,但他借自己的单车给瓦嘉达骑时,瓦嘉达生气了。因为自行车后轮多了两个辅助轮,表现出男性对女性一贯的不信任。改装的单车像童车,女性就是男性最安全的“宝贝”,有意思的是,有多少女生正前仆后继地希望自己成为王子拯救的公主,买一双水晶鞋寻找王子。瓦嘉达要求卸去辅助轮,最后,小男友来了一句“你知道我会娶你么”,原来,友谊的面纱后,一切都变成了“彩礼”。瓦嘉达没有立马和“王子”订约,而是笑了笑,并未做声。
  瓦嘉达多次尝试发出女性自己声音的行为,无意中也在感染着母亲。然而彻底令母亲觉悟的,还是父亲最终为求子而娶妾,让她终于承认男性不再可靠。她最相信的最终崩溃。“现在只剩下你和我了”,女性之间达成了和解,母亲送给瓦嘉达一份意料之中的礼物——单车。最后骑上单车狂奔的,不仅是瓦嘉达,还有母亲。
  规训vs反抗
  影片开始,老师命令瓦嘉达“回到你的位置上去”。回到你的位置,成为核心喻指,而瓦嘉达所做的,就是不断地反抗,寻找自己真正的“位置”,追逐那辆象征自由的单车。
  瓦嘉达对“美”发自内心地不以男人为转移的“在意”。帆布鞋,紫鞋带,彩色发夹,手链,指甲油,都是隐秘无声的反抗。黑衣似道袍,裁剪掉女性身体的曲线。空间内绿色的地面,暖黄的墙壁,富有温馨的表面下,却是残酷的教条。一方面,为了生存,瓦嘉达不得不把帆布鞋的黑边涂黑。但她的野心,却坚定不已。
  单车出现在瓦嘉达的视野时是一个饶有意味的镜头。单车在疾驶的卡车货箱顶部,围墙挡住了卡车的身体,单车好像在飞。客观上单车仿佛无人驾驶地在飞奔,主观上ta代表了瓦嘉达所向往的解放与自由。她开始“追”这辆单车。对她来说,“体面”的生活不是避免被男人看到,而是骑单车与小男友比赛。而女性骑单车是一个巨大的禁忌。她开始想方设法地攒钱买车。宗教知识比赛像《小鞋子》中的赛跑一样,为小主人公提供了一条达到终点的捷径。影片伊始就表现出对真主心不在焉的瓦嘉达开始全方位地了解这位真主,“功利性”的信教此刻竟显得有些可爱。尽管最终她赢得第一,但当得知瓦嘉达竟然大逆不道地准备用奖金买自行车时,学校机器再一次选择牺牲个体的梦想,成全集体的名誉。学校不允许出现这样的不法分子,奖金被捐,“捐”本是善举,此刻却如此粗暴。
  最后一个镜头,瓦嘉达骑着自行车向公路奔去,迎着车流,她兴奋,解脱,释放。同时,广角镜头几乎使瓦嘉达和车流挤在一起,似乎瓦嘉达下一刻就会被车流刮倒。车来车往,瓦嘉达似乎并不自知,她像头出笼的小兽。
  然而,单车她究竟能骑多远。
  毕竟,“他们”开的可是汽车。食虫植物
  一
  “呐,你相信过神明的存在吗?”
  桑bai今天一如既往地逃了学,先把藏青色缀有碎花的书包挂在廊间的柱子上,然后跛着脚走到角落那堆散落的稻草边坐下,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坐姿后便掏出怀里的书,轻声念了起来:“……杏树开花时,雪白的枝条风中轻颤,他在诗中提及,jiu日与友人在树下相聚,饮酒,吹箫,穿白衣的少年后来亡故……”
  女童的声音是温柔的,稚嫩的。阳光透过尘埃形成一束束静谧明亮的光束;风跌下树梢时有特别的短鸣;虫吟、鸟叫,开满粉紫色蚕豆花的田野间光线明亮。桑白一字一句地念下去,她年龄还小,不足以理解书中人物的哀伤,只是单单记得青衣少年在友人亡故后的酩酊大醉和喃喃自语:“呐,你相信过神明的存在吗……”
  阳光晒得人头脑发昏,桑白蜷着身子睡过去的时候迷迷糊糊听见头顶传来少年的一声冷哼。“错觉吧,这里不会有人来的”,这样安慰自己后她便心安理得地跌入庞大瑰丽的梦境之中:棉布裙子,跃跃欲试的小兽,还有铺天盖地的大水……
  梦境是被突然打断的。
  “作孽哟,这哪家的囡娃冲犯了龙王爷,滚出去!没教养的,短阳寿的,滚出去!”桑白在老妪的责骂声中狼狈不堪地逃出去,她是真的不知道这座废弃多年的祠堂居然还有人来拜祭,可疑惑归疑惑,她还得乖乖等在门口:刚刚跑得急,书还落在里面呢。
  焚香,供果子,等一切有条不紊地做好后,衣服破旧的老妪才一脸敬畏地跪下磕头,嘴里喃喃着:“龙王爷保佑,再不敢了……那么多条人命啊,遭天谴了……”桑白迷惑地看着这一切,她是认得这位老萻huo模何薅夼雷宰≡诖逋纷钇坡涞耐廖堇铮蛭昙吞笏阅宰硬磺宄熳苁巧裆襁哆兜摹依锏陌置看翁崞鹚弊芤钌弦痪洹袄喜凰赖摹保缓笳醋磐倌獯蔚哪静挠致袅硕嗌偾孟袷澜缟铣饲阍倜挥惺裁春霉匦乃频摹Ⅻbr>  祠堂中的神像身姿提拔,其上的彩漆早已大块大块地剥落,晦暗不明的光影投射其上,显现出某种孤寂的意味。桑白仰着头一时竟看痴了,连老妪出来都没有意识到,然后理所当然地额头又挨了重重一记:“死囡娃,莫得在这冲撞了神明,快滚家去!”她瑟缩一下,并不说话,直到老妪蹒跚着步子走远后才又溜进祠堂,捡起自己丢在稻草堆上的书,也就是在那么一瞬间,她忽然想要试着去相信一下所谓的神明的存在。
  “因为,如果谁都不相信的话,哪怕是高高在上的神明也会觉得寂寞吧,”这么想着的桑白便认真地朝神像拜了拜,“那么,说好了哦,神明大人,明天我还过来给您讲故事。”
  一尾粉色的小鱼倏地钻进碧色的波纹里,野猫侧卧在柏树下睡觉,神像后一片白色的衣角一闪而过,快得仿佛一个错觉。
  二
  裙摆打褶,荷叶边,小圆领,神色疲倦的女人正在衣服的胸口处绣着金鱼tu案,桑白坐在一旁,尽力不去看母亲给自己新做的裙子,哪怕它那么美。
  “阿妈,你知道村子里那个祠堂里祭祀的是谁吗?刘po婆说是龙王爷。”刘婆婆就是那天责骂自己的老妪,桑白提起她时下意识揉了揉额头,“而且刘婆婆还说一百年前我们这里发洪水就是因为人们不敬龙王爷,惹他发怒了呢……”
  女人似是根本不在意小女孩的话,仍是垂着眉眼飞针走线,直引得桑白嘟着嘴发脾气:“阿妈,我是说真的啦,那时候刘婆婆还只有我这么大呢,她就看到了龙王爷显灵,漆黑的水面,灯笼大小的眼睛,然后就发洪水了……你为什么都不听我说话啊?”
  女人终于不耐烦起来:“小孩子家的哪那么多话?世界上哪有龙王爷,哪有神仙?我就没见到!你要是没事就去睡觉,别在这闹!”
  这种被斥责怨念的心情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桑白耷拉着头,把手中的书翻开又合上,就是念不出声。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如此执着于一个并不知道真假的故事,不,也许只是单纯地看不惯罢了,看不惯大人们那副理所当然的笃定态度,真是的,难道看不见的东西就一定不存在吗?
  “喂,小丫头,今天你还要不要念书啊?上次的故事还没讲完呢。”不耐烦的男声忽然在身后响起,桑白惊得一个转身,少年的形象便直直撞进眼里:一身素色长袍,发色如墨,只用一根玄色的发带束起,眉梢上挑,瞳孔黑如曜石,不沾一丝的烟火气。他就那么懒散地抱着手看桑白瞠目结舌的表情,眼底有一丝讥诮。
  “你,你是谁?”桑白震惊得舌头都打结了。
  少年挑了下眉,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无知的人类,本大人就是你们这些蝼蚁心心念念的神明,还不下跪叩拜……”
  “我叫桑白,你呢,你叫什么名字?”询问时,胖爪子已经揪住少年的衣角,少年嫌恶地后退一步,却无奈这个人类小女孩没有半分敬畏神明的自觉,只好皱着眉头斥责:“大胆!你……”
  “说嘛说嘛,我真的很想知道啊!”
  “……你好烦。”
  谁想桑白却如同得到鼓励般地再接再厉:“木生?小白?不对,这些都不像呢,你到底叫什么嘛,不会自己都忘记了吧?”
  “闭嘴!怎么可能!”这次是“神明”绝对的恼羞成怒了。
  他是真的忘记了。在作为神明的漫长时光里,再无人唤过他的名字:在香火鼎盛的时候,那些人类都恭敬地称呼他为“稻荷神”;在门庭冷落之际,人们误把他当作龙王爷,甚至是干脆遗忘他的存在,更别提记得他的真名了!久而久之,他也就慢慢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反正也不是很重要的存在吧”,在那些漫长孤寂的日子里,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不过以上的心理活动是绝对不可以告诉这个卑微的人类的,死要面子的神明大人皱皱眉头,然后假装淡定地扔出两个字:“阿诺。”
  阿诺是书中那个白衣少年的名字。
  桑白信以为真,眼睛里便愉悦地笑出花来。流云脚步轻巧,野猫蹿过草丛,平生相见欢,未觉清春迟……
  三
  阿诺不能走出祠堂一步。
  桑白为此小小地疑惑了一下子,但很快就释怀:有什么关系呢?她这样问自己,然后兴致勃勃地给阿诺念书中的故事,顺便絮叨外面世界发生的一切:谁家门口的月季开得有碗口大啊,谁谁家下了一窝小狗崽颜色都不一样啊,还有村子里来了赶蜂人,背的箱子和书中的魔法师一样啊……林林总总,事无巨细,小孩子眼中的世界总是棉花糖的形状。

那时是暑假,我和爸爸来到海边,我自认为自己de游泳技术已经很高超了,便游离了海滩,越游越远。突然,天气大变,海上da起了巨浪,我用尽全身的力想游回海滩,却于事wu补。最后我无力在挣扎,只好放弃,任由海浪把我冲zou。等我醒来,看见的是yi片桃花林,沿着桃花林走,我发现了一座山,山下有一个小洞口,我走jin了洞口,刚开始非常狭窄,走着走着忽然变得宽敞了许多,我看见了有光亮,于是我便朝着光亮走,我发现一个村庄。

食虫植物
  为秀跪在火pen旁边,脸上还有未干的泪迹。松松的眼袋挂在那已哭肿的双眼下,干裂的嘴唇一张一合,她在梦魇中……茅草屋大概三四十平方大,却挤了六七十个人,房间充斥着一股酸味和燃香的味道,很是刺鼻,闻久了,倒也让人觉察不到什么。这种现象倒是可以比作一个人从初到社会的不安到最后的习以为常。屋子里有老有小,呻吟的,哭泣的,不耐烦的……大家脸上都是痛苦的表情。
  这年下了很大的雪,大团大团地往人身上砸。正是过年时期,为秀的母亲去世了,几乎所有人都说这位老太太死de不是时候,甚謑iang咸亩备镜陌蜃铀ざ狭硕家徊⑺阍谡庖压实目闪睦先松砩稀!鞍Γ缢劳硭榔仙险飧鍪焙蛩溃媸歉龌奁帧!倍备拘∩止尽H椿故敲话旆ǎ阕耪煞蛟谡饬樘美锸匾埂Ⅻbr>  为秀是大女儿,按照家乡的习俗,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是没资格在灵堂里守夜的。可为秀执意不肯,她以家中老大的权威喝住自己的弟妹,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下走到棺材旁,她一遍一遍抚摸着老人的发丝,脸庞,双手……嘴里呢喃着:“妈,妈……”滚烫的泪水滑落,滴在母亲的脸庞上。为秀此刻已悲伤得不能自已,而众人却是越看越觉得不像话,几个大男人硬是把为秀从棺材旁拉了过来。为秀慌了神,失声痛哭:“啊……啊……以后再也没有妈妈啦,我的妈……妈妈啊……”四岁大的毛孩子被惊醒了,吓得“哇哇”地哭起来了,把周边打瞌睡的人纷纷闹醒,个个嘴里吐着脏话,只见刚刚还依偎在孩子旁边温柔的妇人顷刻就换了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作死的东西,你哭什么,不zhun哭!”边喊边望望周边的人,孩子一下子闭了嘴,嘴里呜呜咽咽个不停。这妇人可真是够厉害,她是为秀的大侄媳妇燕燕。
  为秀被几个男人拖到耳房里,耳房放了几个火盆,旁边摆的是一捆捆黄色的皱巴巴的纸钱,火盆里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灰,没有一点温度。为秀用松树皮一样的手使劲地扯开纸钱,把纸钱一张一张慢慢地轻轻地放进火盆里,她颤巍巍地点燃火chai,火柴一zhi燃烧到她的手指时,她仍没反应过来,一张纸钱在半空举了hao久。她就像尊雕塑,没有了温度,心和血液都凝固了。火柴熄灭了,她愣了愣,对着火盆发着呆,又点了一根,这次她直接把火柴丢进了火盆里,“呼”,火苗一下子窜得老高,烘干了为秀脸上的泪水,也照亮了她的神情:她的嘴唇和脸惨白,头发乱糟糟的,花白的发丝上别着白色的绸带,眼窝深深地陷在眼眶里,清水鼻涕顺着鼻沟淌下,唇瓣裂了一道道口子,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血肉。一身的黑色丧服把她的脸衬得越发苍白。似乎,下一秒,她就会倒下。
  次日,早上。棺材旁围着一群人在痛哭,泪水顺着他们冻得发紫的脸颊淌下,他们围着遗体号丧:“啊啊……啊,你死的好惨啊,你怎么现在就死了……哎呀呀……”好不悲伤!为秀倚在木门前,她没有哭,望着飘舞的雪,望着灰寂的天空,深深地叹了口气:“妈,真的走了。”燕燕啐了一口:“该哭的时候不哭,不该哭的时候瞎闹腾。”为秀假装没有听到,仍是静静地望着远方:远处跑来一个男人,头戴白丝带,身穿皮裘袄,脚踏鳄鱼皮靴。男人走近为秀,揉揉冻得麻木的耳朵,:“姐……对不起。”为秀没有看他,依旧望着死寂的天空,好长时间才吐出几个字:“你该向妈说对不起。”男人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便背着手径直走进灵堂。他是为秀的六弟为进。
  为进看着满屋号丧的人,没几个是自己认识的。他也知道家乡有这么个习俗:在世的亲人哭得大声,逝去的人才走得安详,否则,鬼魂会一直在家里。为进向倚在墙边的婆子招了招手,问道:“您老人家哭一哭要多少?”婆子眉开眼笑:“我老婆子不值钱,哭一天五十。”为进点点头,从皮裘袄里掏出厚厚的钱包,取出两张百元大chao:“那麻烦您老哭的时候多卖点力。”婆子使劲地点点头。说着,便加入到那群人里痛哭起来:“我是你的儿子为进啊……呀呀呀呀,妈妈……你怎么就死了啊……”为进转身望望大姐,她矮小的身影像是嵌在了黑色的大门里——一动不动。
  中午时分,乌云仍是把太阳埋得严严实实,雪花像个被天空丢弃的孩子,有气无力地飘着。大伙吃过中饭就要把老人遗体移到墓地里了,吹吹打打很是热闹,二儿子和三儿子头上捆着稻草,身上背着个木棍,一个捧着骨灰盒,一个举着老人的黑白照,嘴里念念有词:“我的妈啊,你怎么就死了啊……”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像是在背台词。后面的队伍浩浩荡荡:抬棺材的、吹哀乐的、号丧的、替哭的、凑热闹的……为秀是个外人,她跟在队伍的最后面。可这棺材里躺着的,是她最亲的妈啊!可这里的人谁管?他们只按习俗办事。
  母亲要被推进了焚尸炉里了,这个时候便要按亲疏、辈分、年纪……来送老人的最后一程,这时候替哭是不准的。大家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我跟她也没什么感情,怎么哭啊?”“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哭得出来?”“她生前对我可不好,我不哭……”大伙只好尴尬地干嚎着:“妈呀,你好走啊……”虽然丧乐催人泪下,可这种场景却不相符合的滑稽。为秀是排在孙子辈后的,孙子是家里人,为秀反不是了……她跪在棺材前的蒲团上,微闭双眼,深深地把头埋在地上,她没有喊,也没有哭,只是静静地把头埋在地上。为秀是祭礼最长时间的人,可在别人眼里,她是最没心肺的人,连哭都不哭……
  为秀起身,后面她的妹妹、儿子、女儿、儿媳妇、孙子、外孙、孙女,外孙女……依次鞠了躬。
  母亲终于要被推进焚尸炉里了,丧乐厚重深沉,那些儿子、儿媳妇、孙子、孙媳妇看看天色,叹了口气,大概是在想:“今天是回不去了,工资又要多扣一天了……”
  为秀跌跌撞撞地走出焚尸房,坐在屋外的长椅上,寒风吹着她的白丝带,像只飞舞的落魄的白蝴蝶。

食虫植物:坎坷也美丽作文700字|坎坷也美丽600字作文


  每年4月1日,除了愚人节de噱头,网上也会出现很多“哥哥想你”“哥哥安好”的话语。我有时会想,为什么会有一些人,似乎已在远去这个时代的路上,却总有人不停地请出他们来折射自己,寄寓哀思的同时更像是在重申一种信仰,比如黄家驹,比如张国荣。
  除了中途出去抽了根烟,我一下午坐在电脑前看完了这部长达171分钟的电影,这于我来说已经很难得了。对这部电影的第一印象是:电影时间虽长可每个画面都有血有肉,涉及的年代久却极具历史纵深感和代入感。几个核心人物的命运被大时代的变迁淘来洗去,有的依旧疯魔,有的渐渐偏离本心,有的在岸边跌入河中,有的苟活到十年后继续唏嘘。也许陈凯歌也并非江郎才尽,只是这部片子标杆立得太高,他很难超越自己罢了。
  从师兄用烟枪撬开嘴惩罚他、终于唱“对”了“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开始,程蝶衣也许就注定了自己的命运。刚进戏园子的时候,因为众人对他妓女母亲的嘲笑,他还可以愤而烧衣,骨子里尚有少年的反叛和刚毅,但他给张公公的演出成功后,他的心理状态就已经彻底失衡了,他对师兄的爱和师兄对他的爱,性质也就有了差异。画面闪过,小豆子和小石头变成了程蝶衣和段小楼。
  张国荣在尘土飞扬的民国北平第一次出现时,我们看到了一个风尘中顾盼生花的名优,全然不被世俗所侵。戏台之上,他是那个头戴玉簪、身着柔衣、腰飘锦绦的虞姬,四面楚歌的军帐中与ba王依依别离,人在戏中不辨雌雄,看得台下为之痴迷为之癫狂。可走下台来,他依然“不疯魔,不成活”。固然他也唱《贵妃醉酒》,也演《牡丹亭》,可想来他在现实中唯一想扮演的只有虞姬。当菊仙(巧的是亦是青楼女子)出现要抢走他的霸王的时候,戏服未褪的他摔门的动作直截了当地表现着他稚嫩的率真。而其后,某种意义上他出卖自己的灵魂给袁四爷,换回了那把多年前许下的定情信物剑,把剑送给段小楼的时候,对方却已经认不得了。
  近代史上的几次社会巨变轰然来临,优伶的命运在其中大抵浮萍不如。为了救段小楼,程蝶衣给日本人唱了戏,只是“戏痴”的他反而觉得青木是个懂戏的,日后的法庭上,他拒绝为自己辩护而说“他要是还活着,京戏就传到日本了。”他抽大烟麻痹自己,戒烟的痛苦过程中却慢慢与敌视的菊仙建立了亦姐亦母的感情。文革的那场批斗可谓是全片最后一个高潮。我们透过飘摇的火苗看着段小楼和程蝶衣的脸,一旁的红卫兵再三逼问,段小楼揭发了自己后,程蝶衣开始满嘴胡话,揭发了刚救出那把对自己意义重大的剑的菊仙。对他来说事实就是这样:自己爱的男人在身旁出卖自己,自己恨的女人却理解自己为他抢救物什,如此的心理落差他只有借助疯魔、借助戏中人物来逃避。而后来菊仙穿着出嫁的红衣吊死屋内,两个男人在屋外歇斯底里缠打的场景,触目惊心。
  十一年后,程蝶衣和段小楼为复出走台练习,还是那段如同他们人生的《霸王别姬》。段小楼逗他似的又让他背《思fan》,段故意唱,“我本是男儿郎。”他顺口地接道“又不是女娇娥”时,段只是说“错了,又错了”。强烈的逆光中程蝶衣似乎终于醒悟了,自己的一生即是在不断重复这样的错误。混淆了自己的性别,一次次妥协与选择。他拔出了那把曾是定情信物的宝剑,自刎。他和菊仙一样,将自己的生命留在身着戏服的最美的时刻,将《霸王别姬》留在了最“风华绝代”的时候。
  其实演霸王的段小楼早有谶语:“唱戏得疯魔,不假。活着也疯魔,在这人世上,这凡人堆里,咱可怎么活?”
  因为段小楼明白这一点,他走了一条与程蝶衣不同的路,正可应了那句“真虞姬,假霸王”。最初的时候,他风流机智地从妓院救下菊仙,国民军调戏台上的虞姬时他直接给人操家伙,得知蝶衣给日本人唱戏之后,唾他一脸,似真有几番霸王豪气,日后那个看见军人观戏不停下贱地鞠躬,当袁四爷以“反动戏霸”的身份被枪毙时、呆呆地说“就这么枪毙了”的他,似乎彻底沦为了一个平庸小市民的形象。矛盾冲突表现最激烈的仍是火堆旁的批斗会上,红卫兵揪着他的头逼他揭发程蝶衣时,他的揭发之语从支支吾吾到越说越顺,仿佛是他对这个时代的困惑与妥协。被逼问爱不爱菊仙时,他也只好说:不爱。动乱的时候他选择了一条现实的道路。在影片末尾,望着程蝶衣自刎的遗体,他撕心裂肺地喊出了“蝶衣”,末了又恍神地说“小豆子”,不知是不是他想起了少年时代,谁都没有变的最初时光,自己还是小石头,护着那个总唱错词的小豆子。
  文革毕竟是特定历史时期的特定现象,产生了特定的戏剧般的冲突。而把段小楼那句话拿到当下来看,似乎具有更真实也更残酷的现实意义。少年时代的程蝶衣,有一颗纯粹的心,有一门以为自己会倾毕生之力去奉献的事业,有一个一直执着依恋的人。
  中年时代的段小楼,学会了向比自己位高权重的人妥协,学会了踩着别人保全自己,学会了圆滑与功利,可是在真实的人生里段小楼往往可以成为功利的既得利益者,而程蝶衣仍会被视作“戏痴”,被视为“疯魔”。
  其实年轻的时候未必不能搏一把,用少年意气冲散世俗浮气,也许就冲出了一片天地。倘若许久仍未成功,也不妨开始现实一点,哪怕略微功利一点,梦想的路毕竟是由现实铺就的,要唱霸王别姬,最好是在风华绝代的时候。
  可是疯魔者亦有之,他们的成就大都不在政坛商海,而在艺术界文化界,他们不迷恋成功学与人物传记,风华并没有随着风尘消散,绝代不成并不妨碍自yin一曲。
  我好像明白了本文开头的那个疑问,为什么有人每年都要纪念黄家驹和张国荣了。食虫植物

巴厘岛是印度尼西亚最著名最yao眼的旅游区。刚下飞机,jiu能感受到浓郁的dang地宗教文化氛围。岛上景色最美的当属海滨浴场,这里沙细滩阔,海水湛蓝,每年来此游览的各国游客络绎不绝。

开始种花liao,wo们把所有的工具和花苗搬到院子里。首先ba爸妈妈给我们演示了一遍。他们挑了一棵山茶花苗,爸爸先在院子的东南角挖了一个坑,再用水桶往挖好的坑里倒一些水,接着妈妈拿着花苗,把花苗的根放进坑中,用作文http://www.zuowen8.com手扶着,然后爸爸用铲子把泥土从四面八fang填进去,最后用脚把泥土踩平整,这样就wan成了。

食虫植物

桂花糕形态多变,颜色各异,huo是洁白无瑕ru璞玉般清纯,或是鹅黄娇艳似暖阳青睐般妩媚,亦或翠色欲流、芳草如茵,其中掺裹着新颖别致的素ya桂花,恰dao好处,宛若锦上添花,璀璨夺目。倘若试想一下,数九隆冬,面前是温热的、剔透的桂花糕,手捧香茗,听雪赏梅,应是温馨沁四体,舒畅惬意!

食虫植物:我是西瓜作文200字|校园一角400字作文景色


  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
  ——苏轼《望江南》
  暮春时节,凉雨几分。
  这雨来得绵长,淅淅沥沥地下了几天,整个小城都笼罩在湿漉漉的雾气里。始终堵塞的车龙,如同游龙缓慢地在雨中挪动着身子。我是生来不喜欢雨的,相比雨天总是缠缠绵绵凄凄冷冷,像怎么下也下不完似的冷天气,我更爱轰轰烈烈坦坦荡荡,一眼望尽蓝天白云的晴朗。
  于是,雨中行走,我更是带着深深的不悦,小心翼翼避开仍会溅甩在裤脚边的泥点。
  但是,再怎么不悦,上下学还得照常呀,于是我只能一面单手撑着伞,一面左闪右躲地避着龟速前进的车辆,狼狈兮兮地蹬着自行车回家。回家路上我向来不是一个人,初中时最好的朋友dao了高中依旧如此,虽然不同校,但两个学校隔着一条街,她在校门口等我一路回家。这种模式持续了整整一年,无论下雨吹风,欢声笑语从未停过,当然,今天亦如是。
  我们放学比她们迟了五分钟,路上又堵得心慌,至少迟到了十五分钟,雨越下越大,等我气喘吁吁地骑到她们校门口时,学生早已走散,电子门拉得紧紧的,门前空空旷旷,没you在等我的人。这个时候,我有些急了,不知道她有没有出来,也不知道她是否先走了一步,雨落得“呼啦啦”的,大大小小的圆圈在积水滩里推开一层层涟漪,我的花伞边,落下一滴滴硕大如水晶的雨珠。
  我没有随身携带可以联系的工具,怎么也找不见她,我想了想,连忙蹬起自行车开始拼命地向前追去:不过十分钟而已,她一定不会走太远!
  下雨天马路湿漉漉的,路边的泥水不断地溅上我浅色的裤脚,为了速度,我甚至收起了撑起的伞,咬着牙一步一步飞速地追赶着。雨点迎面,我从未觉得暮春的风也可以这般冷,雨打湿了我单薄的衬衣,贴着濡湿的胸口,我感到一阵阵冰凉。
  然而,直到这一路走完,我一路张望,也没能再看见她。
  雨还在下,微风里的斜雨落在我长长的眼睫毛上,掀起一层层的雾气。
  回到家的时候,我浑身湿透,头发一缕缕地滴着水滴,而我却不因这狼狈而懊恼,也不再在意满裤的泥泞,心里揣着友人,一刻未停地扑进了房间,取出了电话。却发现,满满都是来自她的未接来电。连忙回过去,入耳的便是她焦急地一连串地探问:“你在哪?回家了没有?淋湿了没?我在等你!”
  顿时,泪如泉涌。
  心中,忽而像蜿蜒的河流,穿过风景正好的山谷,涤荡尽了这世间suo有的不快。
  我想起那个雨中的路口,在那个就要分离的路口,那个我们走过太多次的路口,开始一点点想着这光阴里透亮圆润的芬芳回忆。想来,我们是认识很久了吧,久到我已无法用数字去丈量这么长的一段青春。像所有故事里都应该有的美好情节,携手同路的少女,节奏相似的微笑,单车穿过阳光斑驳的树荫,楼角盛开的蔷薇花,数不清的初夏,夜里久久逗留在分道扬镳的岔口,说不完的话,这就是我们。愉悦的心声,轻灵的心画,常如啼鸟落花,清风满月,夹杂巧笑,时光里沉淀着默契的顾盼,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温柔。
  就是因为这样吧,因为这样,才会因着大雨的错过而担忧心急,才会冒着雨一路追寻身影,才会害怕对方的行迹而不管自己湿透了的衣襟。而她也同样,独自在磅礴的雨里等了许久,许久。
  这是一份,纵然被淋湿也无法遮掩的光亮,来自青春深邃而温暖的阳光,暖进了我们彼此的生命。像诗一般的年华,有着诚挚的双向付出,有着未老的情愫,有着如酒的芳香。像苏东坡词中的细雨绵绵,在这微醺的季候里新火试新茶,烟雾袅袅,升腾扑面的,全是橙黄的年华。
  我深深地,深深地为这份美丽而沉醉,眼前,仿佛看到了最晴朗的夏季里,云卷云舒的蔚蓝长空。
  窗外,雨未停,暮春时分,几许凉雨。
  烟雨遮掩的城镇,回忆翻飞的伞下,友人相伴,诗酒趁年华。
  寒食后,酒醒却咨嗟。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食虫植物
  wei秀跪在火盆旁边,脸上还有未干的泪迹。松松的眼袋挂在那已哭肿的双眼下,干裂的嘴唇一张一合,她在梦魇中……茅草屋大概三四十平方大,却挤了六七十个人,房间充斥着一股酸味和燃香的味道,很是刺鼻,闻久了,倒也让人觉察不到什么。这种现象倒是可以比作一个人从初到社会的不安到最后的习以为常。屋子里有老有小,呻吟的,哭泣的,不耐烦的……大家脸上都是痛苦的表情。
  这年下了很大的雪,大团大团地往人身上砸。正是过年时期,为秀的母亲去世了,几乎所有人都说这位老太太死得不是时候,甚至连老太太的二儿媳妇的膀子摔断了都一并算在这已故的可怜的老人身上。“唉,早死晚死偏赶上这个时候死,真是个晦气种。”二儿媳妇小声嘀咕。却还是没办法,要陪着丈夫在这灵堂里守夜。
  为秀是大女儿,按照家乡的习俗,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是没资格在灵堂里守夜的。可为秀执意不肯,她以家中老大的权威喝住自己的弟妹,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下走到棺材旁,她一遍一遍抚摸着老人的发丝,脸庞,双手……嘴里呢喃着:“妈,妈……”gun烫的泪水滑落,滴在母亲的脸庞上。为秀此刻已悲伤得不能自已,而众人却是越看越觉得不像话,几个大男人硬是把为秀从棺材旁拉了过来。为秀慌了神,失声痛哭:“啊……啊……以后再也没有妈妈啦,我的妈……妈妈啊……”四岁大的毛孩子被惊醒了,吓得“哇哇”地哭起来了,把周边打瞌睡的人纷纷闹醒,个个嘴里吐着脏话,只见刚刚还依偎在孩子旁边温柔的妇人顷刻就换了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作死的东西,你哭什么,不准哭!”边喊边望望周边的人,孩子一下子闭了嘴,嘴里呜呜咽咽个不停。这妇人可真是够厉害,她是为秀的大侄媳妇燕燕。
  为秀被几个男人拖到耳房里,耳房放了几个火盆,旁边摆的是一捆捆黄色的皱巴巴的纸钱,火盆里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灰,没有一点温度。为秀用松树皮一样的手使劲地扯开纸钱,把纸钱一张一张慢慢地轻轻地放进火盆里,她颤巍巍地点燃火柴,火柴一直燃烧到她的手指时,她仍没反应过来,一张纸钱在半空举了好久。她就像尊雕塑,没有了温度,心和血液都凝固了。火柴熄灭了,她愣了愣,对着火盆发着呆,又点了一根,这次她直接把火柴丢进了火盆里,“呼”,火苗一下子窜得老高,烘干了为秀脸上的泪水,也照亮了她的神情:她的嘴唇和脸惨白,头发乱糟糟的,花白的发丝上别着白色的绸带,眼窝深深地陷在眼眶里,清水鼻涕顺着鼻沟淌下,唇瓣裂了一道道口子,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血肉。一身的黑色丧服把她的脸衬得越发苍白。似乎,下一秒,她就会倒下。
  次日,早上。棺材旁围着一群人在痛哭,泪水顺着他们冻得发紫的脸颊淌下,他们围着遗体号丧:“啊啊……啊,你死的好惨啊,你怎么现在就死了……哎呀呀……”好不悲伤!为秀倚在木门前,她没有哭,望着飘舞的雪,望着灰寂的天空,深深地叹了口气:“妈,真的走了。”燕燕啐了一口:“该哭的时候不哭,不该哭的时候瞎闹腾。”为秀假装没有听到,仍是静静地望着远方:远处跑来一个男人,头戴白丝带,身穿皮裘袄,脚踏鳄鱼皮靴。男人走近为秀,揉揉冻得麻木的耳朵,:“姐……对不起。”为秀没有看他,依旧望着死寂的天空,好长时间才吐出几个字:“你该向妈说对不起。”男人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便背着手径直走进灵堂。他是为秀的六弟为进。
  为进看着满屋号丧的人,没几个是自己ren识的。他也知道家乡有这么个习俗:在世的亲人哭得大声,逝去的人才走得安详,否则,鬼魂会一直在家里。为进向倚在墙边的婆子招了招手,问道:“您老人家哭一哭要多少?”婆子眉开眼笑:“我老婆子不值钱,哭一天五十。”为进点点头,从皮裘袄里掏出厚厚的钱包,取出两张百元大钞:“那麻烦您老哭的时候多卖点力。”婆子使劲地点点头。说着,便加入到那群人里痛哭起来:“我是你的儿子为进啊……呀呀呀呀,妈妈……你怎么就死了啊……”为进转身望望大姐,她矮小的身影像是嵌在了黑色的大门里——一动不动。
  中午时分,乌云仍是把太阳埋得严严实实,雪花像个被天空丢弃的孩子,有气无力地飘着。大伙吃过中饭就要把老人遗体移到墓地里了,吹吹打打很是热闹,二儿子和三儿子头上捆着稻草,身上背着个木棍,一个捧着骨灰盒,一个举着老人的黑白照,嘴里念念有词:“我的妈啊,你怎么就死了啊……”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像是在背台词。后面的队伍浩浩荡荡:抬棺材的、吹哀乐的、号丧的、替哭的、凑热闹的……为秀是个外人,她跟在队伍的最后面。可这棺材里躺着的,是她最亲的妈啊!可这里的人谁管?他们只按习俗办事。
  母亲要被推进了焚尸炉里了,这个时候便要按亲疏、辈分、年纪……来送老人的最后一程,这时候替哭是不准的。大家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我跟她也没什么感情,怎么哭啊?”“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哭得出来?”“她生前对我可不好,我不哭……”大伙只好尴尬地干嚎着:“妈呀,你好走啊……”虽然丧乐催人泪下,可这种场景却不相符合的滑稽。为秀是排在孙子辈后的,孙子是家里人,为秀反不是了……她跪在棺材前的蒲团上,微闭双眼,深深地把头埋在地上,她没有喊,也没有哭,只是静静地把头埋在地上。为秀是祭礼最长时间的人,可在别人眼里,她是最没心肺的人,连哭都不哭……
  为秀起身,后面她的妹妹、儿子、女儿、儿媳妇、孙子、外孙、孙女,外孙女……依次鞠了躬。
  母亲终于要被推进焚尸炉里了,丧乐厚重深沉,那些儿子、儿媳妇、孙子、孙媳妇看看天色,叹了口气,大概是在想:“今天是回不去了,工资又要多扣一天了……”
  为秀跌跌撞撞地走出焚尸房,坐在屋外的长椅上,寒风吹着她的白丝带,像只飞舞的落魄的白蝴蝶。

食虫植物:【艳阳终在。〈1〉作文1300字】一片艳阳作文

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忘记,那年闷热de盛夏,喧嚣的蝉鸣,以及讲台上那张阳光zhao耀下白皙清秀的脸庞。这时一个ke睡虫醒了,她睁大了眼睛,心里想,zen么能有这样干净的女孩。她就是我。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艳阳终在。〈4〉作文1400字】一片艳阳作文,【创建文明景区争做文明公民作文800字】 争做文明小公民,到姐姐家做客作文300字 [公交车上作文300字]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